• 加載中...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微信 liaochengwenyi 聊城文藝官方微信公眾服務號
作品展示

詩評 | 王秀紅 :以詩為證——讀弓車詩歌有感

時間:2020年05月19日 作者:聊城市文聯 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 字體:

以詩為證——讀弓車詩歌有感

文/王秀紅

詩評 | 王秀紅 :以詩為證——讀弓車詩歌有感

必須忍住,必須克制些,等風風雨雨一遍遍刷新又一遍遍泯滅淹沒,必須像一塊石頭保持沉默,在時間的流水中接受風蝕和碎裂,敲打與消失。必須在無聲處經過一場大雪的洗禮,在漫長的疼痛中迎來春天,雪從一次潔白的飄落變成水滴,直到融入草根,像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這是讀了詩人弓車《童話的結局》(外二首)之后,撲面而來的鏡像和感受。詩人正是在這種極度的克制與隱忍中剝開詩意的內心。好的詩歌是從心里流出來,借一首詩的推動力,開啟一次精神之旅。
詩人在《童話的結局》一詩的開始就將讀者帶入了一個迷人的童話世界,那些滿樹掛滿的“星星”,“童話城堡”里的“蝴蝶”以及代表著詩人詩歌地理的“西河”,幻化而成的“白云”都是那么潔凈,不染塵埃。這些根深于詩人心底的童話王國,一旦走進去,便讓人流連忘返。這些鏡像的反面就是真實的現實世界,在這個喧囂的人世間,我們的精神遭遇過多少次綁架,又在現實的碎玻璃中跌倒,流了多少血,似乎真的無法說清楚。太多的無常成為有常,我們的生命無法掙脫于宿命,我們的生活在大型的機器里無法置身于傳送帶之外。有時候,我們忙成一個陀螺,無法將腳上的泥濘沖洗干凈。刀傷和劍傷均在心口,無人能知。我們說不出生活里的雞零狗碎和焦頭爛額,但心里面都有一個永動機讓生命開花。詩人詩中描述的童話中每一個事物都在時光里磨砂的渾圓,像不舍得花掉的碎銀。這童話里的生命體無形中承擔著人類命運,抵擋從多維時空射來的箭簇,讓靈魂在此詩意棲息。這是一個無法用詞語來命名的高度的精神世界。所以,那些“蚱蜢、瓢蟲、螞蚱”成為他的“御林軍、儀仗隊”而隨著時光的流逝這些生命體蓬勃,富有質感與活力。注入詩人筆下的時候,這些生命從胸腔里跳出來的時候,姿勢是神勇的,手上也許還拿著刀和盾牌。那個豌豆公主一定更熟悉王宮,住在更深也更柔軟的地方。除了春天,豌豆公主大概不知道有另外的節氣。你要穿過層層迷宮才能找到她。“粉綠色的愛之夢”輕輕地就可以擊碎冬季的寒冷。這些都是深潛入詩人生命深處的秘密,不到萬不得已,不會隨便告訴你的。或者說,這是一張底牌,是光源,在生命之上的存在。對抗著來自生命里的劫難和缺失,是一個不會飄散的夢。這種浪漫情懷與詩意表述也讓他的詩歌有著很好的辨識度,從而形成其獨有的精神坐標。
這個童話,以及童話里所有的生命體都在與現實世界保持著距離和通道。給予詩人走在路上不斷轉身和返回的瞬間。盡管這首詩一開始詩人一直強調“曾經”為下文埋下伏筆,可兩個自然段之間感覺還是出現了一個斷層,不單是因為五十年時間的跨度。這個斷層仿佛是一個銀河,跨過去要忍受疼痛感。什么樣的手指在觸摸留白處,發出難以明狀的顫抖?
你無法質疑童話中生命體的存在的真實性,有詩句為證:“秋風的手給棗子一一披掛上了紅袈裟/我的童話城堡由杜甫的一根根茅草鋪就/西河的水濁了,是我寫詩的墨汁/然后干涸了,現在我的詩句全是泥沙/也不押韻,也不對仗,像云一般”從此可以看到這個童話世界里的生命體因為保持的通道與現實發生了必然的聯系。這個深潛入詩人內心的童話世界因為這難以明狀的疼痛感讓我們看到了它與現實世界的通道正是詩人的筋骨和血脈。這疼痛感見證了童話中的生命體是不斷生長的,與時間同步,有呼吸和心跳,也有溫度。詩中細節之處更彰顯其生命力。隨著詩的自然推進,不得已讀者還是看到了不忍看到的—幕:“我現在真的是王,獨自為王/沒有一名仆役,也沒有一輛金馬車/看到一只蝸牛新郎去迎娶豌豆公主”寫出這些詩句,我想是要克服痛感并有銳利的目光正視現實,坦然面對的。這不是對童話世界的顛覆,恰恰相反,以此讓這個世界更真實。是詩人在做背水一戰,是責任與擔當。
沒有什么力量能撼動一顆詩心,這豢養在身體里的生命體,是天賜的強大的核心和底盤。整首詩一波三折,讀者就在不得已要沉入一個“谷底”的時候,發生了一個“意外”,也就是這首詩的結尾——“我志愿做了他的趕車人,揚鞭,嘚!駕!”大概好詩都會讓讀者經歷了一次閱讀的危險,再感受絕處逢生的喜悅。這對詩人和讀者都是個考驗。作為“趕車人”重新走進童話世界,還聽到“嘚!駕!”的聲音,詩意橫溢,漫過了山巒和草地,漫過了茫茫人世……
走進詩人的童話世界,走進詩歌這個精神的原鄉。有痛感,有溫度,感動于詩人在詩歌與現實中的穿越往返,守衛一方童話,癡心不改。入現實則通,出現實而化,至高至遠至誠。一切仿若神啟。

詩評 | 王秀紅 :以詩為證——讀弓車詩歌有感

附:
童話的結局

文/弓車

 

我曾經將滿樹的棗子當作星星

曾經跟隨一只蝴蝶去了童話城堡

曾經以為我小村莊西邊西河的上游

就是一塵不染的銀河

曾經放牧的三只羊被宰殺了

我卻始終認為是化為三朵白云飄到了

天上。曾經編柳條當王冠

收割后麥田里的四腳蛇、蚱蜢、瓢蟲、螞蟻

都是我的御林軍、依仗隊

曾經不敢剝開一枚豌豆,怕驚醒了

豌豆公主粉綠色的愛之夢……

 

五十年后,近視兼昏花的了眼,看出了

秋風的手給棗子一一披掛上了紅袈裟

我的童話城堡由杜甫的一根根茅草鋪就

西河的水濁了,是我寫詩的墨汁

然后干涸了,現在我的詩句全是泥沙

也不押韻,也不對仗,像云一般

我現在真的是王,獨自為王

沒有一名仆役,也沒有一輛金馬車

看到一只蝸牛新郎去迎娶豌豆公主

我志愿做了他的趕車人,揚鞭,嘚!駕!


詩評 | 王秀紅 :以詩為證——讀弓車詩歌有感

詩評 | 王秀紅 :以詩為證——讀弓車詩歌有感

【作者簡介】

王秀紅,筆名:微塵含笑。1968年生人,山東省聊城市詩人協會會員。喜歡詩歌和散文,有部分習作發表在《詩歌月刊》《星星散文詩》《中國詩歌》《山東文學》等刊物。曾在“華魯杯”、“奉獻杯”、征文中獲一等獎。在“曹植杯”散文大賽中獲二等獎,在“曹植杯”詩歌大賽中獲得三等獎。

上一篇:歌詞欣賞丨孫振春作品《未來 我來》
下一篇::沒有了
(作者:聊城市文聯)

新文章

門文章

赛马会平特论坛 三分彩官网平台官网娱 捕鱼大富翁斗鱼版 捕鱼王2下载安装大厅 双色球16014大奖 北京单场总进球推荐 天津11选5中奖预测 七星彩和值走势图30期 188比分直播 比特币现金今日美元行情 天天麻将作弊器有用吗 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9+3 MG招财鞭炮登陆 特准四不像肖必中一肖中特图 北京11选5走势图百度 极速11选5怎么赢 11选5缩水软件超强版